1998年,岳云鹏缴不起68元学费,带着两罐咸菜和一袋馒头来了北京

“啊……五环,你比四环多一环……”这首脍炙人口的《五环之歌》,

有段时间曾魔性地萦绕在大家的脑海里,

而唱这首歌的主人就是“德云一哥”—岳云鹏。

1998年,岳云鹏缴不起68元学费,带着两罐咸菜和一袋馒头来了北京

01

岳云鹏的原名岳龙刚。

1985年4月,河南省濮阳市南乐县的一个岳户人家,迎来了第六个孩子。

上头五个都是女儿,可是在农村,没有儿子是抬不起头的。

“终于生了个带把的”,这可把父亲乐坏了。

父亲给他取名:岳龙刚。

1998年,岳云鹏缴不起68元学费,带着两罐咸菜和一袋馒头来了北京

就是希望这个孩子,能像电影里的“龙刚”一样,以后能光耀门楣,福耀全家。

没隔几年,他的弟弟也出生了。

因为严重超生,巨额罚款,加上孩子们还分不到田地,

让本不富裕的岳家成了全村最穷的一户。

穷到什么程度,岳云鹏在2012年接受采访时曾这样形容,“比如炒一颗白菜,底下火,已经半熟不熟的状态,先放盐,五个姐姐还有一个弟弟,就围在火那儿,翻过来就吃,菜没熟就吃了。”

一家九口人,当时孩子们小,父母只能两个人当四个人干,

每天父亲要推着三轮车,卖八百个馒头;

母亲除了打理家务,还得去地里干农活,一家人能够活下来就很不易了。

1998年,岳云鹏缴不起68元学费,带着两罐咸菜和一袋馒头来了北京

在岳龙刚的记忆里,他的小时候永远是吃不饱,穿不暖,

每天睡的床上都有五六双脚,被踢到床下那是常有的事儿。

长到10岁的时候,那张床上实在挤不下这大小7个孩子,

爸爸就在牛棚旁给他搭了个床,索性跟牛住在同一屋檐下。

1998年,岳云鹏缴不起68元学费,带着两罐咸菜和一袋馒头来了北京

比起这些还都算过得去,让岳龙刚最难堪的是,

他从来没穿过新衣服,一年四季穿的都是姐姐们穿剩下的,

每当他穿着这些花花绿绿衣服在村里走过时,他都尽量低着头,生怕被人发现,嘲笑他。

1998年的一个冬天,他在学校冷得发抖,

老师却又一次催他补交68元学费。

当时旁边有很多同学看热闹,岳龙刚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打击。

那一个晚上,这个14岁的少年思前想后的睡不着。

凌晨时分,看着过早苍老的父母已经开始为生活奔波,

突然一个想法钻进他的脑子里—去北京打工。

就这样,初一都没念完的岳龙刚辍学了。

那天,母亲早早地起来为他收拾行囊:

除了几件单薄的衣服外,还有两罐咸菜和一袋馒头。

毅然决然的踏上了北漂的路。

出门前,父亲对他说了这么一段话,要是在外面受了委屈,你可以哭,也可以流眼泪,但是你要记住眼泪要自己擦干,还有要多给你母亲写信,我们都很担心你。

那时的岳龙刚在心底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混出个人样,让父母过上好生活。

02

初到北京的他,一没文化,二没经验,再加上年龄小,很多工厂都不想用。

几经周折,在一朋友的推荐下,岳龙刚来到一家电机厂当保安。

1998年,岳云鹏缴不起68元学费,带着两罐咸菜和一袋馒头来了北京

当时他值后半夜班,要不停地巡逻。

到了凌晨两点是最瞌睡的时候,甚至走着走着就能睡着。

“不说那些挺苦的训练吧,就说巡逻时我被抓了好几次犯困睡觉,第一个月发工资,我全被罚款扣光了,还欠公司20块钱。”

这是他在成名后的相声《我在保安队的日子》提到的,

乐观的岳云鹏在说这场相声时的自黑逗得观众前翻后仰,

其实,这里边的辛酸只有他自己知道。

1998年,岳云鹏缴不起68元学费,带着两罐咸菜和一袋馒头来了北京

第二个月,为了不被扣工资,他买了人生第一包烟。

“不为抽,是为了提醒。犯困时,点支烟夹在手上,烟烧到手,一疼就会醒。”

即使这样,他还是被辞退了。

走投无路的岳龙刚在大街上,一家店一家店的问。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家美食城接受了他。

岳龙刚先从洗碗做起,然后杀鸡宰鸭,每天累得要死要活,

这样干了半年,岳云鹏终于升级负责“蒸屉”。

正当他窃喜这个工种比洗碗多出了百十来块时,他又被辞退了,

原因就是老板的一个亲戚也看上了这份工作。

那晚,他气得哭了整整一宿。

那个年代,没有一技之长是混不下去的,连吃饭都非常困难。

1998年,岳云鹏缴不起68元学费,带着两罐咸菜和一袋馒头来了北京

之后,他听别人说在京郊延庆区可以学焊工,怀着“要学好一门技术”的憧憬,去了。

可干了两个月,受尽了艰辛和打压,他就又从那里“逃”了出来。

他想着还是先找个能吃上饭的活儿再说吧。

于是又来到一家饭馆,岳龙刚干起了厕所保洁员的活儿。

有一天,有个客人喝多了跑到厕所里吐,

出来又撞到他,并对他破口大骂,结果当场就被大堂经理开除了。

这几年间,他换了很多工作,都是干不了多久就又丢了。

钱没挣到,反而受尽了屈辱和别人的冷眼,

其中有一份工作让他丢的刻骨铭心:

那年他17岁,在一家饭馆做服务员,因为当天客人比较多,他把3号桌点的两瓶啤酒错写到了5号桌的单子上,结账时被客人骂了近三个小时。

1998年,岳云鹏缴不起68元学费,带着两罐咸菜和一袋馒头来了北京

“就因为6块钱,客人死活不买单,经理去跟客人解释,也被骂了回来,352块钱,客人走了,没有买单,我找经理说,这单我买,经理没有说话,当时就要开会,所有员工站在一起,经理把我叫出来,指着我说:‘他的错误大家不要犯,如果要犯,就会跟他一样的下场’。他一扭头指着我说:‘你走吧。’哭,痛,恨……什么样的心情都有。”

成名后,一次他接受采访,主持人问他,“你还恨那位客人吗?”

1998年,岳云鹏缴不起68元学费,带着两罐咸菜和一袋馒头来了北京

他说,“到现在我还是恨他!”,说完就哭了。

1998年,岳云鹏缴不起68元学费,带着两罐咸菜和一袋馒头来了北京

这是他人生中“最穷困、潦倒和委屈的时刻”,一辈子都忘不掉的痛。

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身处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大城市,孤独、无助,

所有的负面情绪,一下子就涌上了他的心头,

他甚至想到了退缩,想到了回老家去种地。

可是他更没有忘记当初离开家的时候在心底发过的誓,

要给父母美好的生活,要接父母来北京看一看。

1998年,岳云鹏缴不起68元学费,带着两罐咸菜和一袋馒头来了北京

03

直到2003年,岳龙刚到了一家炸酱面馆做服务员,

他人生的一大转折点也在这里出现了。

这家面馆档次挺高的,要求员工穿对襟开衫、圆口布鞋,

1998年,岳云鹏缴不起68元学费,带着两罐咸菜和一袋馒头来了北京

还得说京片子:“来了您呐,几位里边儿请!”

一位经常来吃面的老熟客,把岳云鹏叫到一边:

“听你每天吆喝,嗓子挺不错的,我给你介绍一个人,你跟他学相声去吧。”

1998年,岳云鹏缴不起68元学费,带着两罐咸菜和一袋馒头来了北京

岳龙刚问:“谁啊?”

老先生说:“郭德纲。”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阵线盟 » 1998年,岳云鹏缴不起68元学费,带着两罐咸菜和一袋馒头来了北京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