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唱家朱逢博:曾红过李谷一,将丈夫去世骨灰摆在卧室,生死相守

关于娱乐,我有话说

“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晚风吹来一阵阵欢乐的歌声“。

”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这首耳熟能详的歌曲,唱出了多少人心中向往的童年记忆。

《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这首歌出自中国音乐史第一人——朱逢博。

歌唱家朱逢博:曾红过李谷一,将丈夫去世骨灰摆在卧室,生死相守

她就是七八十年代舞台上最活跃、最有影响力的歌唱家。

也是迄今为止把西洋唱法天衣无缝地融入中国民歌中的典范。

朱逢博的歌声,空灵飘逸、通透圆润又清澈甜美。

丝毫没有矫揉造作之感,更听不出有任何歌唱技巧运用的痕迹。

达到了随心所欲、歌人合一的境界。

歌唱家朱逢博:曾红过李谷一,将丈夫去世骨灰摆在卧室,生死相守

“中国新民歌之母”、“中国夜莺”以及中国现代流行乐的“开山鼻祖”就是对她的真实写照。

她的代表作品《白毛女》、《美丽的心灵》、《请茶歌》、《橄榄树》、《金梭和银梭》等等。

当年她与李谷一并称为“南朱北李”,两人一南一北引领了一个时代的歌声传奇。

李谷一曾说:“我是朱逢博的崇拜者,当年我还为朱逢博拉过大幕。”

歌唱家朱逢博:曾红过李谷一,将丈夫去世骨灰摆在卧室,生死相守

上世纪70年代,朱逢博在新婚丈夫施鸿鄂的伴随下来到了北京的中国艺术团担任独唱演员。

而此时的李谷一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青年俊秀,但是她却对学习音乐有着极高的热情。

一听到说朱逢博和施鸿鄂来到北京,李谷一便立马登门拜访,希望他们可以指导一下自己。

不过,这一唱,却让施鸿鄂与朱逢博“乐开了花”。

因为李谷一唱的不是别的正是自己所擅长的《夜莺》。

歌唱家朱逢博:曾红过李谷一,将丈夫去世骨灰摆在卧室,生死相守

朱逢春回忆道:“不知她从哪学来的,完全不是西洋方法,但她还‘嘎、嘎、嘎’地用小巧的土嗓子跳着高音,我们全憋着不笑出来……”

但是李谷一浑身散发的自信与勇气,却深深地打动了朱逢博。

从此以后,朱逢博要演出,李谷一就在台下一边看、一边鼓掌。

等朱逢博闲下来,就带着家乡特产,美食,就会去找李谷一聊天,教她唱歌的技巧。

歌唱家朱逢博:曾红过李谷一,将丈夫去世骨灰摆在卧室,生死相守

02

说起李逢博与施鸿鄂的爱情经历,可谓真是应了那句话“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

殊不知,原来挑起这场爱情进攻的不是施鸿鄂而是这个拥有银铃般嗓音的女孩,朱逢博。

当时的施鸿鄂刚留学归来,名气非常大。

歌唱家朱逢博:曾红过李谷一,将丈夫去世骨灰摆在卧室,生死相守

而当时朱逢博只是初出茅庐,没有名气。

施鸿鄂的身边总是有很多来听他上课的女孩,女孩们都非常崇拜他。

朱逢博也是这群女孩的其中之一。

有一天,朱逢博终于鼓起勇气找机会去请教施鸿鄂,让想让他帮帮自己指点唱功。

施鸿鄂让李逢博试唱一下,起初朱逢博唱完施鸿鄂听后觉得朱逢博的嗓音没有前途。

歌唱家朱逢博:曾红过李谷一,将丈夫去世骨灰摆在卧室,生死相守

当时朱逢春生气的说:“我能哼哼不少歌。

但是你们那个啊来啊去(美声唱法练声)的东西,我不会。”

这时,施鸿鄂就让她自己随便唱几首,结果,朱逢博的歌声让施鸿鄂大为震惊,极为欣赏。

真正让施鸿鄂注意到这个女孩的时候就是朱逢博凭借《白毛女》伴唱一举成名之后。

歌唱家朱逢博:曾红过李谷一,将丈夫去世骨灰摆在卧室,生死相守

施鸿鄂不禁对平日这个小姑娘刮目相看,很是欣赏朱逢博。

一天天时间久了,两个人也渐渐的熟悉起来。

此时,朱逢博已经深深的爱上了她的老师施鸿鄂。

可是让朱逢博不知道的是,施鸿鄂当时对她的感情相对她而言,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歌唱家朱逢博:曾红过李谷一,将丈夫去世骨灰摆在卧室,生死相守

可是,一个女孩子怎么能说的出口呢?

朱逢博辗转几夜,心想万一施鸿鄂也喜欢她呢?

如果不让施鸿鄂知道这些,她害怕错过自己的幸福。成为一辈子的遗憾。

终于,这个大胆的女孩向施鸿鄂发起了爱情进攻战。

于是她给施鸿鄂写了一封信,想约他见面。

歌唱家朱逢博:曾红过李谷一,将丈夫去世骨灰摆在卧室,生死相守

她在信中写到:“今晚十一时在排练厅楼梯口等我“。

信下面署名是“朱”。

施鸿鄂心想着会不会是朱逢博。他忐忑不安地度过了长长的白天。

晚上施鸿鄂早早的收拾好,来到楼梯口。

没多久就看到一个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看起来非常的清纯可爱的朱逢春。

施鸿鄂的内心十分开心。

歌唱家朱逢博:曾红过李谷一,将丈夫去世骨灰摆在卧室,生死相守

而此时的朱逢博内心好似一头小鹿乱撞,为此她极力的按捺一颗狂跳无比的心脏。

施鸿看着朱逢博,只见她顶着一张红彤彤的小脸和一双十分美丽的大眼睛,他深深的沦陷。

这时,朱逢博看着施鸿鄂终于鼓起勇气坚定对着他说道:

“我今天约你到这里来,是为了向你明确表示,我已决定在八月一日和你结婚。”

歌唱家朱逢博:曾红过李谷一,将丈夫去世骨灰摆在卧室,生死相守

对于这样来的太突然的爱情,施鸿鄂愣住了。

这是朱逢博在向自己求婚吗?他没有见到过如此“大胆”的女孩。

一时间,施鸿鄂内心非常开心,但是真的是太突然了。

就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朱逢博却激动的哭了起来。

歌唱家朱逢博:曾红过李谷一,将丈夫去世骨灰摆在卧室,生死相守

当施鸿鄂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一把抱起了他面前这个勇敢又大胆的女孩。

朱逢博就这样成功的表白了施鸿鄂,而施鸿鄂也就早就倒在了她的石榴裙下。

仅仅6天,两个人就就走上了婚姻的殿堂。

“在鲜花和掌声中,披着洁白的婚纱和自己心爱的人踏上婚礼的殿堂”是每一个女孩的心中向往。

然后他们的婚礼没有鲜花和掌声,也没有隆重的仪式。

歌唱家朱逢博:曾红过李谷一,将丈夫去世骨灰摆在卧室,生死相守

更没有所谓“无论健康或疾病、贫穷或富有,你都愿意一生一世,不离不弃。”这样的爱情誓言。

有的只是向上海歌剧院临时借的十平米新房。

两张单人钢丝床和两个旧木箱。

还有一架从旧货店淘来的立式钢琴和一个书架,外加两个小板凳。

歌唱家朱逢博:曾红过李谷一,将丈夫去世骨灰摆在卧室,生死相守

但朱逢博觉得,这些都不重要。

只有拥有爱情,和施鸿鄂在一起才是这辈子最有意义,最能让她幸福的事情。

歌唱家朱逢博:曾红过李谷一,将丈夫去世骨灰摆在卧室,生死相守

结婚后,他们俩个在生活中互相谦让。

施鸿鄂对朱逢博也是疼爱有加,事业上他们还是灵魂知音。

他们的追求更是有着共同的信仰。

朱逢博婚后依然坚持演出《白毛女》的伴唱,然而唱到200多场后,她倒嗓了。

由于声带过度疲劳,生了两个小结节,需要进行手术治疗。

歌唱家朱逢博:曾红过李谷一,将丈夫去世骨灰摆在卧室,生死相守

病情痊愈后,朱逢博开始跟着丈夫学习西洋歌唱的气息、发声。

及解决真假声转换和混合共鸣的问题。

此后,难度再高的唱段,朱逢博也能游刃有余地演绎。

芭蕾舞剧《白毛女》的成功,奠定了朱逢博在中国歌坛的地位。

歌唱家朱逢博:曾红过李谷一,将丈夫去世骨灰摆在卧室,生死相守

虽然朱逢博在歌坛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

可是朱逢博的收入并不是太高,因为当时没有出场费。

夫妻俩也是靠着死工资来生活,日子并不是十分宽裕。

1992年施鸿鄂因心脏病住院了。医生提议施鸿鄂接受心脏搭桥手术。

手术费用就要1万多元,夫妇俩竟拿不出。

歌唱家朱逢博:曾红过李谷一,将丈夫去世骨灰摆在卧室,生死相守

最后还是在亲戚朋友的帮助下度过了难关。

手术后,施鸿鄂要常年服药,每年医药费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为了赚钱,负担得起施鸿鄂的医药费用,朱逢博更加拼命了。

她常常奔波于舞台之间。虽然辛苦一点,但是却也是幸福的。

歌唱家朱逢博:曾红过李谷一,将丈夫去世骨灰摆在卧室,生死相守

然而,一切的一切都在2008年定格!施鸿鄂毫无征兆地离世了!

对于朱逢博来说,这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她的心爱之人与她与世隔绝,从此天各一边。

她的内心几乎崩溃,她十分想念他们在一起的时光。

即使不富有,有他在身边就足矣。

歌唱家朱逢博:曾红过李谷一,将丈夫去世骨灰摆在卧室,生死相守

她无法想象没有施鸿鄂的生活她该怎么过下去。

她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再也感受不到他对自己的爱。

再也不会在自己的身边陪伴自己,也没有人再听她说说心里话。

更加不会再有人说着甜蜜的话哄自己开心。

她每每想到以后她要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一个人面对没有他的生活。

这样的生活对她来说真的是生不如死。

朱逢博对施鸿鄂的爱,是那种爱到骨髓,刻骨铭心的爱。

为了怀念丈夫施鸿鄂,朱逢博专门亲手制作了专辑纪念他!

歌唱家朱逢博:曾红过李谷一,将丈夫去世骨灰摆在卧室,生死相守

她唱到:“爱人含着眼泪悄悄对我讲,亲爱的不管你去到什么地方,我要像鸽子一样飞到你的身旁……”

至此以后,朱逢博告别了心爱的艺术事业!

为怀念丈夫,朱逢博将施鸿鄂的骨灰摆放在他生前的卧室里。

不管丈夫施鸿鄂是生是死,她都要和他生死相依,不离不弃!

一日三餐,朱逢博都要将热饭热菜摆放在丈夫的灵位前,供奉施鸿鄂先吃,然后自己再动筷子。

只有这样,才能让她感受到,她的挚爱施鸿鄂没有离她远去。

歌唱家朱逢博:曾红过李谷一,将丈夫去世骨灰摆在卧室,生死相守

爱情是什么?是两个人相濡以沫的一日三餐?是延续爱情的下一代?还是平日里早出晚归的期待?

施鸿鄂这三个字,像是深深的刻在朱逢博内心。

生死相依,不离不弃。便是朱逢春对施鸿鄂感情的真实写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阵线盟 » 歌唱家朱逢博:曾红过李谷一,将丈夫去世骨灰摆在卧室,生死相守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