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剧筹拍中,最大“叛徒”不是新加坡籍六六,而是中国籍方方

最近,抗疫剧《在一起》正在火热筹拍中。

抗疫剧筹拍中,最大“叛徒”不是新加坡籍六六,而是中国籍方方

早前,耀客传媒的官微发布了关于这一事件的公告。

在剧组人员中,我们看到了一些熟悉的人物,其中排在首位的就是六六。

抗疫剧筹拍中,最大“叛徒”不是新加坡籍六六,而是中国籍方方

作为金牌编剧,六六为何被人称为剧组中的“叛徒”?

01

出生在安徽合肥的六六,原名叫做张辛。

早前的六六其实还不是一个作家,在安徽大学国际贸易系毕业的她原本一直从事外贸行业。

抗疫剧筹拍中,最大“叛徒”不是新加坡籍六六,而是中国籍方方

1999年,六六移居新加坡并且从事幼儿教育行业,也是那时候开始六六的笔名在网络上出现。

抗疫剧筹拍中,最大“叛徒”不是新加坡籍六六,而是中国籍方方

知名作家,金牌编剧都是六六的代名词,曾经大热的《王贵与安娜》。

抗疫剧筹拍中,最大“叛徒”不是新加坡籍六六,而是中国籍方方

让一众青年演员一举成名的《双面胶》。

抗疫剧筹拍中,最大“叛徒”不是新加坡籍六六,而是中国籍方方

都市励志剧《女不强大天不容》。

抗疫剧筹拍中,最大“叛徒”不是新加坡籍六六,而是中国籍方方

就连最近大热的《安家》,都是出自六六这位金牌编剧。

成功的过往,和优秀的才华,让她接下了这一次的“国家任务”,筹拍《在一起》。

抗疫剧筹拍中,最大“叛徒”不是新加坡籍六六,而是中国籍方方

优秀的背后就是嚣张,这是每一个优秀人士的通病。

“灾难无情人有情。我是时代的记录者,我参与这场全民战争的方式,就是亲临一线,拍成作品。”

抗疫剧筹拍中,最大“叛徒”不是新加坡籍六六,而是中国籍方方

亲临一线?这个词用的是不是不太恰当?是不是大家要因为她的到来而感激涕零?

言语的犀利,让六六在这一次武汉取材中受到了极大的褒贬。

抗疫剧筹拍中,最大“叛徒”不是新加坡籍六六,而是中国籍方方

幸亏我来了,不然素材都没有了。

参与调研的第二天,六六在自己的个人公众号上说了这么一句话。

抗疫剧筹拍中,最大“叛徒”不是新加坡籍六六,而是中国籍方方

这是啥意思?辛亏你来了?你不来这里的事情就没人知道了?难道武汉人民没有眼睛没有手?

而有此言论的原因是,她赶上了最后一家方舱医院休舱……

这样的言论真的不好吗?其实只是六六作为一名调研者的心声,试问她如果没有赶上,这一次的《在一起》筹拍是不是会变的更加的困难?

她只是在竭尽全力的完成这一次伟大神圣的任务而已。

可是辛苦工作的同时,有网友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抗疫剧筹拍中,最大“叛徒”不是新加坡籍六六,而是中国籍方方

让一个新加坡人来写中国抗击疫情故事?还是个地域黑,不想当中国人干嘛来赚中国人的钱。拍纪录片不好吗?拍什么电视剧,她是个写小三戏的编剧啊。

抗疫剧筹拍中,最大“叛徒”不是新加坡籍六六,而是中国籍方方

这一下,很多人陷入了沉思,有多少人注意过六六的国籍问题?

难怪有人说剧组中出了一个“叛徒”,原来说的就是新加坡籍的六六。

抗疫剧筹拍中,最大“叛徒”不是新加坡籍六六,而是中国籍方方

可六六真的是“叛徒”吗?显然不是,她要为自己的事业负责,接受了任务就要很好的完成,给赋予他责任的人一个完美的交代。

也是对她自己的一个交代,如今六六依旧在武汉四处调研,筹备《在一起》的剧本。

抗疫剧筹拍中,最大“叛徒”不是新加坡籍六六,而是中国籍方方

虽然她是新加坡籍,可依旧不能阻拦她为国家尽力的心,国籍从来都不是重点,六六也只是国籍上的“叛徒”。

可说到抗疫剧筹拍中,最大的“叛徒”,六六还比不上同样是知名作家,写下“封城日记”的方方。

抗疫剧筹拍中,最大“叛徒”不是新加坡籍六六,而是中国籍方方

02

时代的一粒沙,落到每一个人身上就是一座大山。

这也许是很多人听过最多的方方写下的一句话。

抗疫剧筹拍中,最大“叛徒”不是新加坡籍六六,而是中国籍方方

是啊,我们在时代的面前是多么的渺小,以至于当它降临的时候如同泰山压顶一般……

汪芳,方方的原名,出生在南京,成长在武汉的她也许是这一次疫情感触最深的人之一。

抗疫剧筹拍中,最大“叛徒”不是新加坡籍六六,而是中国籍方方

曾经的方方,不曾是个作家,而是行走在运输公司之间的装卸工。

可苦累的生活没有湮灭她的梦想,成为一名作家。

抗疫剧筹拍中,最大“叛徒”不是新加坡籍六六,而是中国籍方方

1978年,方方成功考进了武汉大学中文系,在校学习期间开始发小说和诗歌。

她的写作从来都不是臆想,《埋伏》被拍成了电影。

抗疫剧筹拍中,最大“叛徒”不是新加坡籍六六,而是中国籍方方

后来的《背靠背,脸对脸》、《黑炮事件》并称为“体制三部曲”,共同反思个体在一个畸形体制下的存在。

而这一次疫情下,方方更是写下了《武汉封城日记》。

抗疫剧筹拍中,最大“叛徒”不是新加坡籍六六,而是中国籍方方

通过网络,让网友们市场关注着方方眼里的疫情发展。

可是为什么最为了解武汉疫情的方方没有出现在抗疫剧筹拍的人员名单上?为什么方方没有接下这一次的“国家任务”呢?

抗疫剧筹拍中,最大“叛徒”不是新加坡籍六六,而是中国籍方方

从武汉封城开始,一共62天的时间,方方发布了60篇日记。

这也让很多网友时刻关注着方方的动向,可是当我们看完方方的《武汉封城日记》之后看到的是什么?

负面的、阴暗的、甚至还有夸张、放大、虚假的……

抗疫剧筹拍中,最大“叛徒”不是新加坡籍六六,而是中国籍方方

“我的医生朋友传来一张图片。这让前些天的悲怆感,再度狠狠袭来。照片上,是殡葬馆扔得满地的无主手机,而他们的主人全已化为灰烬”

这是方方在2月13日发表的一段记述,可是这张图片是真的吗?甚至都不是医院的!

抗疫剧筹拍中,最大“叛徒”不是新加坡籍六六,而是中国籍方方

3月23日方方记述。

“很多天前,在武汉援助的医护人员中,一个广西的年轻护士在医院里突然昏厥。得幸当时很多医生在场,迅速急救,将她抢救了过来。这件事,媒体都有过报道,我们也为她的死里逃生而庆幸。但是晚上,医生朋友告诉我,她还是去世了。生命中断在抗疫的最前线。她叫梁小霞,今年28岁。让我们永远记住她,也愿她安息”

记述中提到的护士梁小霞真的去世了吗?显然没有,在她发布之后医院的医生就现身辟谣,这件事就是无稽之谈。

抗疫剧筹拍中,最大“叛徒”不是新加坡籍六六,而是中国籍方方

可是,这样的“日记”在国外却大受欢迎,而且,我们发现方方已经在海外上市售卖。

正常的作者,一本书要在海外上市销售要多久?一年甚至几年!

可是方方怎么做到的武汉一解封就发表的?

抗疫剧筹拍中,最大“叛徒”不是新加坡籍六六,而是中国籍方方

据悉,这本书现在已经完成了翻译(英语、德语两个版本)、编辑、校对、成书、上架亚马逊一系列操作。

这样的有歪曲事实的“日记”为何会瞬间在海外上市?

两相比较之下,方方仿佛才是那个最大的“叛徒”,而六六不过是个外籍工作人员……

03

方方真的有错吗?她只是通过自己写作的手段将这些事情表现出来。

抗疫剧筹拍中,最大“叛徒”不是新加坡籍六六,而是中国籍方方

试问哪一个作者在写书的时候不会夸大甚至捏造?

而方方的书在海外上市谁也没有想到,这背后有什么隐情也没人知道。

或者说,方方根本就是一把枪?我们无从得知,也不要妄自揣测。

抗疫剧筹拍中,最大“叛徒”不是新加坡籍六六,而是中国籍方方

现在,六六的言论已经被方方的事件盖过,可究竟谁对谁错?

说到底,这只是两个作家在敏感时期依旧施行了自己平时我行我素的风格,引起了公众思想上的反差。

本文由DAFEI原创

抄袭必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阵线盟 » 抗疫剧筹拍中,最大“叛徒”不是新加坡籍六六,而是中国籍方方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